日显法主的大谤法


1 断定大御本尊是伪造的

1997年7月,日莲正宗内部出现了一通笔记,让全宗上下震撼不已。笔记被称为“河边笔记”,由日显的亲信河边慈笃亲手记录,内容原本极为机密。对於身为教学部长的日显在1978年2月7日所发的几段话,笔记有以下的记载∶

河边笔记
“河边笔记”
“戒坛的大御本尊是伪造的”
“此判断是连经各种笔迹鉴定後所得的结果”
“大御本尊里题目和花押的部分大概是由授予日禅的本尊抄写而来的,其他的地方则是(第六世)日时上人或(第九世)日有上人时期的笔迹”

日显称本宗教义的中枢为伪造物,此发言被揭发後,宗内掀起了一阵骚然。宗务院慌慌张张地於7月9日发出“通告”,指笔记是针对外界的质疑而作的解释,但是当时又何来如此的质疑。

更何况外部的人根本就无法於咫尺之遥鉴定“授予日禅的本尊”与大御本尊的差别。就算是宗门,也只是有限的数人才能够办得到。或许能够真正核对这两幅御本尊的人,除了一直以“本尊鉴定专家”自居的日显以外就别无他人。

已故河边慈笃
已故河边慈笃

宗务院在隔天的10日,当即发出“河边慈笃师的谢罪与证言”的通知,逼河边招供,说出“笔记是我主观的意见”、“记录失误”等话。

大御本尊是本宗教义根本中的根本。事态若真的如河边所说,只为“记录失误”的话,宗门理应对河边施与“严重处分”,并阐明“记录失误”到底出在何处。

但是,日显非但没有处分河边,反而让他得享“荣升”之机,把他从北海道的日正寺调到东京的大愿寺,对於“记录失误”一事却只字不提。

根据专家的意见,对雕在木板上的御本尊(包括大御本尊)根本是不可能进行“笔迹鉴定”的。这一切无外是日显法主假充满腹学识,擅自核对两幅御本尊,道出“伪造”等妄言而已。


2 破坏本门戒坛“正本堂”


于1972年建成的正本堂  于1972年建成的正本堂
于1972年建成的正本堂

正本堂於26年後的1998年被拆毁  正本堂於26年後的1998年被拆毁
正本堂於26年後的1998年被拆毁
正本堂於26年後的1998年被拆毁

1998年6月,日显法主破坏了正本堂。

对於正本堂,前任法主日达曾经写过∶

“于现时涵盖一期弘法付嘱书及三大秘法抄意义的事之戒坛,亦即,正本堂此大殿堂,于广宣流布拂晓时,应奉为本门寺戒坛”(1972年4月28日《训谕》)。

他就正本堂在佛法上的意义,清楚解明它是安置大御本尊的“本门戒坛”。若单就其作为一座现代建筑物的意义而言,正本堂有“二十世纪的代表宗教建筑物”之称,是人人赞誉的。

其实,日显法主本身也曾经说过∶“日达上人将安置大御本尊的大殿堂取名正本堂。这肯定是他追究了大圣人、日兴上人信心的血脉,并对殿堂的深意经过一番深思熟虑而作的决定。”(1982年10月12日,正本堂建立十周年纪念总登山)

日显法主说∶“学会所供养的正本堂是谤法之地,所以拆毁了”。真伪若如他所述,我们盼他能够解答以下的疑问∶

  1. 直至日显法主悄悄地举行了迁座仪式(把大御本尊搬迁到别处去),他在正本堂仍坐上导师之座,主持御开扉仪式,那么正本堂是由何时开始变成了谤法之地呢?
  2. 正本堂的原在地也是由学会供养的。正本堂若是一座谤法的建筑物,难道这块“土地”(如今建了奉安堂)便不是谤法之地吗?
  3. 除了正本堂,大讲堂、总坊、常来坊等大石寺境内的各座建筑物,还有全国约350间寺庙等,全是学会所供养的,那又为什么不拆毁呢?

日显法主思想幼稚,他拆正本堂的藉口也百孔千疮。他违背先师、所说的话都矛盾连连。其实破坏正本堂,根本就没有正当理由可寻,有的就只是日显法主对先师日达上人和学会的那份丑恶的嫉妒心。

日显法主眼睁睁看着在先师日达前任法主和学会的努力下达至的僧俗和合的时代。对於在那时代所立下的种种功绩,日显法主嫉火攻心,将“六壶”、“大化城”、“大客殿”等逐一破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