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围绕日显血脉相承的疑云

为何日显法主会丧心病狂到这等地步?那是因为他并未接受任何的相承。他只不过是个“诈伪法主”,而揭发这事实的证据正陆续地出现。


【证据1】日显法主於1979年7月22日的发言

根据“忧宗护法同盟”出版的《法主的大阴谋 揭露血脉相承的诈称》一书,日达前任法主1979年7月22日急逝後,日显法主召集了日达前法主的儿子细井珪道、琢道,以及他的女婿菅野慈云等人,作了以下的对话:

  • 日显∶“後继如何?”
  • 菅野∶“那不是总监(日显)吗?”
  • 日显∶“啊,是吗…”

如果日显法主真的接受了相承的话,理所当然的,他必当即说“我已接受了”, 而以上的对话根本就不会出现。日显法主的言行举动,已明确道出他并无接受任何相承。

【证据2】1978年4月15日日达前任法主的行程

日显法主声称他是於4月15日“在总本山大奥接受了相承”的。日达前任法主当天的行程如下:

  • 凌晨0时 在大客殿做丑时(丑寅)勤行。结束後在大奥就寝。
  • 早晨7时 在御影堂给讲义(约1小时)。
  • 早晨8时 讲义结束後,接受塔中住持给予的寿辰祝贺。之後,在大奥用早餐。
  • 早晨9时30分 接受塔中住持的寿辰祝福(约10至15分钟)。
  • 早晨10时 原田笃道等人在本山置办彩礼後报告了即将结婚的消息(约15分钟)。
  • 早晨11时 做好动身准备,向大石寺东京办事处出发。
  • ※ 之後,傍晚在东京都市内的餐馆参加生辰庆祝会。结束後,在办事处留宿。

依照这个行程,当天日达前任法主是完全没有多余的时间,和日显举办相承之仪的。

【证据3】历代法主的相承

64世日升法主於1956年3月30日,举行相承仪式,把法主之位传给65世日淳法主,对此宗门刊物《大日莲》(同年4月份)曾作了详细报道。

另外,於1959年11月17日发派的《院达》(宗务院的正式通告)也详载了65世日淳法主与66世日达法主之间的相承仪式。仪式於前一日的16日举行。

如上所说,相承仪式涉及了继承的重大事宜,本应在宗内宗外广泛传扬,日达前任法主对此自然熟知,又怎么可能於1978年4月15日,在连话都只能匆匆说上一两句的忙碌一天,草草地为日显法主举行相承仪式呢?

【证据4】拿不出“相承箱”

日显法主倘若是正统的法主,就必然有物为证,但他到如今仍然无法掏出任何“物证”。数年前,日显法主与正信会之间起了一场纷争,所涉及的是“日显法主的相承问题”,双方甚至闹上法庭,日显法主却连一毫蛛丝马迹都无法提出。

种种的迹象显示,日显登上法主之座的事实,隐藏了一个阴谋――日达法主在没有进行相承的情况之下急逝,这为日显法主带来了可乘之机,他编出相承的谎言,狡狯地夺下了“富士大石寺67世”猊座。


“强夺相承箱事件”

相承的有力物证――相承箱,到底在哪里呢?

忧宗护法同盟去年出版的《续•法主诈称》里有一段耐人寻味的记载。

话说日显在登座一年半後的1981年1月13日,企图强夺相承箱,却未遂其谋,成了笑话。

他与早濑义宽(日如)、早濑义孔、儿子阿部信彰和八木信莹(日照),一起来到日达法主的女婿菅野慈云(日龙)任住持的东京国分寺市的大宣寺。

五人来到大宣寺时,菅野已依稀猜到他们是为“相承箱”而来的。就当日显法主开口说话时,菅野简单的一句话就将他问住了∶“你不是已经接受了相承的吗?”日显法主迫不得已,只得勉强回答∶“啊,是,是的!”日显法主再也无话可说,只好打起退堂鼓,连他最关心的“相承箱”都无法瞧上一眼便缩回本山。

这令人震惊的新事实传开後,在宗内掀起一阵骚动,处处响起“那是名誉毁损”、“只不过是捏造的”等喊冤之声。我们改革同盟已然确定,叙述了这事实的,确实是菅野日龙本人。

对日显法主而言,菅野有如一颗炸弹,让他终日惶惶不安,处处提心吊胆。只要提到菅野的名字,宗门就变得萎萎缩缩,完全没有反驳的余地。


畏惧被“除历”的日显法主

相承箱内装了什么物品?

据堀日亨上人的说法,相承箱内收藏着“代代法主授受传承的一张纸条”,以及相传书等等。这张“纸条”是历代法主的“系谱”。

对於这张“系谱”,日亨上人证言说明∶“精师不属於(历代之列)”。17世日精法主在江户时代,提出“造佛像念经”的邪说,在历代法主之列中遭人除名,这便是所谓的“除历”。

对日精法主抱有异常关心的就是日显法主。

日显法主撤回在“西雅图事件”中亲自提出的诉讼,彻底败诉。之後,他还自我安慰地说∶“这样的话,我就不会像精师那样,遭人话柄了。”

其实,日显法主是害怕自己像日精法主那样被“除历”。

但是,“系谱”原本就没有日显法主的名字,根本谈不上什么“除历”了。

日显法主既无相承,名字也没有记载於系谱中。由这样的“冒牌法主”接下法主之位的继任法主也只是冒牌的。

宗门的相承,在日达法主的时代就已经断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