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事――常识与非常识

戒名    塔婆    供养   

〈塔 婆〉

信徒为祖先或故人进行真诚的追善回向,却被日莲正宗宗门的“塔婆经商手法”利用。让我们在此探讨一下佛教的塔婆观念。

设立板塔婆不是佛教原本的教义

塔婆是印度、中国的佛塔或建筑物

佛法原本并无督促信徒给故人树立和供养板塔婆一节。这其实是日本独特有的社会习俗。

追寻历史,佛塔(stupa)信仰起源于印度。根据经典的记载,释尊入灭後,遗骨被分散在八8个地方,而这8个地方都各立有一座佛塔。关於佛塔兴建的由来和之後的演变有各种说法。无可否认的是,佛塔的建造逐渐在各地普遍地展开,除了当初用于安置释尊遗骨的塔(称为佛舍利塔),之後还出现了用以收藏经典的经塔等。佛塔已由此成为佛教信仰的象徵。

佛塔传入中国,在设计上受到中国当时已颇发达的木构建筑技术的影响,形成现在多层楼阁的款式。在这种情况之下,佛塔已一改其原有的意义,由受人膜拜信仰的物件,成为佛教寺院最具象徵性的建筑物。五层、三层的佛塔变得随处可见。

本是佛教建筑物的佛塔在传入日本之後却又变了质,不但成了供养的物件,在规模上也变得袖珍微小。这些袖珍型佛塔被用来追善祖先,就竖立在墓碑旁。建造材料也有了改变,由当初的石塔,至後来的木塔,随後又出现所谓的角塔婆,以及现在的板塔婆(又名平塔婆)。

板塔婆的木条套上5环凹缝,代表了五大中的地水火风空。五大也可称为五轮,因此板塔婆也有“五轮塔”之称。从历史的观点来看,作为信仰物件的佛塔,和为死者做追善供养而立的塔婆,完全是两回事。

在日莲大圣人的众多御书之中,言及“塔婆”的共有8篇。但细读这些御书就可以明白,内容多是叙述印度与日本的习俗,而并不涉及塔婆在佛法上的意义。比如,引述佛塔在印度遭破坏的事迹(《显谤法抄》);为了破折权教而教示,就算建立多如大地微尘的佛塔,也无法消灭诽谤法华经之罪(《善无畏抄》);讲述从前建立率塔婆的寓言(《上野殿御反事》)等等。

大圣人强调题目的功德

另外,在《御义口传》可找到塔婆一词,大圣人是用以形容所谓的“宝塔”的。据解释,“法华经见宝塔品第十一”中的“见宝塔”有“皆见自身之塔婆”(《新编御书全集》834页)之意。这里道出,受持御本尊的人,必须领悟自身就是妙法的当体,既是宝塔。这里的塔婆,不含板塔婆之意,所指的是佛塔,也就是法华经多宝如来的宝塔。

大圣人只在《中兴入道消息》和《草木成佛口诀》这两篇御书里提到为死者做塔婆供养,除此别无其他把塔婆与供养死者联系起来的御书。《中兴入道消息》如此提到∶“令女公子年幼夭亡,今及十三年,为建丈六之卒塔婆,其面书南无妙法莲华经七字……”(同1402页)。大圣人教示,通达法界万物(即宇宙森罗万象的一切境界)的回向的功德是无法衡量的。大圣人在御书里强调了“题目的功德”,以此鼓励中兴入道夫妻的信心,而并非教导有关“塔婆的功德”。

据说,聘请真言和念佛宗的高僧,为死者做塔婆供养的习俗,是在大圣人出世(1222年2月16日)的不久前开始急速风行的。当然,真言宗的塔婆雕有五轮的真言(即地水火风空的梵文字),而念佛宗的塔婆则刻上阿弥陀(南无阿弥陀佛)的名号。中兴入道虽然身处如此社会和时代背景,却能舍弃念佛宗的题目,以法华经的题目为供养的物件。大圣人对此极为嘉许,为他解说法华经题目的功德。大圣人在御书的结尾还写到∶“此後之卒塔婆亦希书法华经题目”(同1402页)。因此,这篇御书不是鼓励信徒去效仿他宗树立塔婆的做法。况且,中兴入道这名在家弟子一别当时的风俗习惯,自己树立塔婆,并没有依赖任何高僧为他咏经念佛。信徒不依僧侣,擅自树立塔婆,反而得到大圣人的赞许,这完全推翻了宗门如今的主张。

另外,大圣人在《草木成佛口诀》里叙述一念三千、草木成佛的原理时,曾解释塔婆供养的意义。大圣人写道:“有情是生之成佛,非情是死之成佛。云生死之成佛者,有情、非情之成佛也。其故,是我等众生死时,立塔婆而开眼供养,是死之成佛,草木成佛也”(同1408页)。根据一念三千的原理,有情、非情的万物皆能成佛。大圣人以非情成佛一词,说明了草木成佛之理。该御书是为弟子最莲房写的。最莲房原是天台宗的僧侣,为了让他更易於理解草木成佛这一点,大圣人举出了他宗盛行的塔婆供养的例子。

同样的,大圣人也于《观心本尊抄》里提到他宗信仰的本尊,举例说明,若无一念三千、草木成佛的原理,这些本尊就成不了气候。不论是在《观心本尊抄》写到的他宗本尊,或是在《草木成佛口诀》提及的塔婆供养,都是蕴含破折之意的。大圣人的真正用意是明示一念三千之当体的御本尊。关於这一点,《草木成佛口诀》的结论是最明显不过的∶“一念三千之法门,涤濯而成之大曼荼罗也。当世失习之学者,梦所不及之法门”(同1409页)。《草木成佛抄》里有关设立塔婆的这一节终究只是一个比喻,并无教诲不立塔婆便不能成佛。

追根究底,寻遍大圣人的御书,也无法寻着督促信徒设立塔婆的记载。事实上,信徒供养塔婆的例子唯有中兴入道一人。四条金吾、富木常忍、池上兄弟、南条时光等信徒都没被谏训去做塔婆供养,连大圣人本身也没有为已故师匠道善房供养塔婆。宗门正在鼓吹,不可不为先人做塔婆追善供养。若依据个道理,大圣人门下主要弟子的亲属岂非全都无法成佛了?

如上所言,塔婆供养终究不是大圣人佛法的本质,它只不过是如今日本社会的一种习俗。

“乃至法界平等利益”的意义

“通过追善供养来救济堕入三恶道的死者”――将如此的内容,用梵文刻在塔婆上,是现在日本一般的做法。现在,日莲正宗塔婆的正面有“追善供养菩提也”、背面有“乃至法界平等利益”这两句话。这都不是宗门的专有用词。日莲宗身延派的塔婆也同样写着“追善供养菩提也”,真言宗或净土宗的塔婆则使用“乃至法界平等利益”一词。

通常,佛教各宗派所引用的“乃至法界平等利益”含有“驱除祸祟”之意。 “乃至法界平等利益”的“法界”不是指“森罗万象”,而是指“法界鬼魂”,也就是死後得不到超渡的“无缘鬼魂”。 日本人长久以来一直相信,得不到供养祭祀的“法界鬼魂”会给在世的人们带来灾厄。因此,设立塔婆,安抚“法界鬼魂”的习俗在日本各地盛行开来。

至于“法界”何以带有无缘鬼魂之意,据说日本是自古以来便开始了将“无缘鬼魂”称为“法界”、把“迎亡灵的火”(盂兰盆佛事之一,於旧历七月十三夜在门前点的火)称为“法界火”、把“供品”套以“供奉法界鬼魂的饭”之称等做法的,而佛法上所谓的“法界”也是由此开始增添了这一层意义。不管这说法确实与否,“法界众生”是含有“无缘佛”、“无缘鬼魂”之意的。这是显而易见的。不容否定的是,现今各佛教宗派在塔婆刻上“乃至法界平等利益”一词的作风,是延续了昔日日本独有的“祸祟信仰”。

总而言之,塔婆的形状、内容全是习俗的産物。日莲正宗正大事吹擂,没有做塔婆供养的话,故人就不能成佛。这不外是外道的邪说。

(摘自日莲正宗青年僧侣改革同盟的《法事――常识与非常识》,书由潮出版社出版)


戒名    塔婆    供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