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

圍繞日顯血脈相承的疑雲

漪隻韝橝膋k主會喪心病狂到這等地步?那是因為他並未接受任何的相承。他只不過是個「詐偽法主」,而揭發這事實的證據正陸續地出現。


【證據1】日顯法主於1979年7月22日的發言

根據「憂宗護法同盟」出版的《法主的大陰謀 揭露血脈相承的詐稱》一書,日達前任法主1979年7月22日急逝後,日顯法主召集了日達前法主的兒子細井珪道、琢道,以及他的女婿菅野慈雲等人,作了以下的對話:B

  • 日顯∶「後繼如何?」
  • 菅野∶「那不是總監(日顯)嗎?」
  • 日顯∶「啊,是嗎…」

如果日顯法主真的接受了相承的話,理所當然的,他必當即說「我已接受了」, 而以上的對話根本就不會出現。日顯法主的言行舉動,已明確道出他並無接受任何相承。

【證據2】1978年4月15日日達前任法主的行程

日顯法主聲稱他是於4月15日「在總本山大奧接受了相承」的。日達前任法主當天的行程如下:

  • 葹漹0時 在大客殿做丑時(丑寅)勤行。結束後在大奧就寢。
  • 艀面7時 在御影堂給講義(約1小時)。
  • 艀面8時 講義結束後,接受塔中住持給予的壽辰祝賀。之後,在大奧用早餐。
  • 艀面9時30分 接受塔中住持的壽辰祝福(約10至15分鐘)。
  • 艀面10時 原田篤道等人在本山置辦彩禮後報告了即將結婚的消息(約15分鐘)。
  • 艀面11時 做好動身準備,向大石寺東京辦事處出發。
  • ※之後,傍晚在東京都市內的餐館參加生辰慶祝會。結束後,在辦事處留宿。

依照這個行程,當天日達前任法主是完全沒有多餘的時間,和日顯舉辦相承之儀的。

【證據3】歷代法主的相承

64世日升法主於1956年3月30日,舉行相承儀式,把法主之位傳給65世日淳法主,對此宗門刊物《大日蓮》(同年4月份)曾作了詳細報道。

另外,於1959年11月17日發派的《院達》(宗務院的正式通告)也詳載了65世日淳法主與66世日達法主之間的相承儀式。儀式於前一日的16日舉行。

如上所說,相承儀式涉及了繼承的重大事宜,本應在宗內宗外廣泛傳揚,日達前任法主對此自然熟知,又怎麼可能於1978年4月15日,在連話都只能匆匆說上一兩句的忙碌一天,草草地為日顯法主舉行相承儀式呢?

【證據4】拿不出「相承箱」

日顯法主倘若是正統的法主,就必然有物為證,但他到如今仍然無法掏出任何「物證」。數年前,日顯法主與正信會之間起了一場紛爭,所涉及的是「日顯法主的相承問題」,雙方甚至鬧上法庭,日顯法主卻連一毫蛛絲馬跡都無法提出。

種種的跡象顯示,日顯登上法主之座的事實,隱藏了一個陰謀――日達法主在沒有進行相承的情況之下急逝,這為日顯法主帶來了可乘之機,他編出相承的謊言,狡獪地奪下了「富士大石寺67世」猊座。


「強奪相承箱事件」

相承的有力物證――相承箱,到底在哪里呢?

憂宗護法同盟去年出版的《續•法主詐稱》埵酗@段耐人尋味的記載。

話說日顯在登座一年半後的1981年1月13日,企圖強奪相承箱,卻未遂其謀,成了笑話。

他與早瀨義寬(日如)、早瀨義孔、兒子阿部信彰和八木信瑩(日照),一起來到日達法主的女婿菅野慈雲(日龍)任住持的東京國分寺市的大宣寺。

五人來到大宣寺時,菅野已依稀猜到他們是為「相承箱」而來的。就當日顯法主開口說話時,菅野簡單的一句話就將他問住了∶「你不是已經接受了相承的嗎?」日顯法主迫不得已,只得勉強回答∶「啊,是,是的!」日顯法主再也無話可說,只好打起退堂鼓,連他最關心的「相承箱」都無法瞧上一眼便縮回本山。

這令人震驚的新事實傳開後,在宗內掀起一陣騷動,處處響起「那是名譽毀損」、「只不過是捏造的」等喊冤之聲。我們改革同盟已然確定,敘述了這事實的,確實是菅野日龍本人。

對日顯法主而言,菅野有如一顆炸彈,讓他終日惶惶不安,處處提心吊膽。只要提到菅野的名字,宗門就變得萎萎縮縮,完全沒有反駁的餘地。


畏懼被「除曆」的日顯法主

相承箱內裝了什麼物品?

據堀日亨上人的說法,相承箱內收藏著「代代法主授受傳承的一張紙條」,以及相傳書等等。這張「紙條」是歷代法主的「系譜」。

對於這張「系譜」,日亨上人證言說明∶「精師不屬於(歷代之列)」。17世日精法主在江戶時代,提出「造佛像念經」的邪說,在歷代法主之列中遭人除名,這便是所謂的「除曆」。

對日精法主抱有異常關心的就是日顯法主。

日顯法主撤回在「西雅圖事件」中親自提出的訴訟,徹底敗訴。之後,他還自我安慰地說∶「這樣的話,我就不會像精師那樣,遭人話柄了。」

其實,日顯法主是害怕自己像日精法主那樣被「除曆」。

但是,「系譜」原本就沒有日顯法主的名字,根本談不上什麼「除曆」了。

日顯法主既無相承,名字也沒有記載於系譜中。由這樣的「冒牌法主」接下法主之位的繼任法主也只是冒牌的。

宗門的相承,在日達法主的時代就已經斷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