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事――常識與非常識

戒名    塔婆    供養   

〈塔婆〉

信徒為祖先或故人進行真誠的追善回向,卻被日蓮正宗宗門的「塔婆經商手法」利用。讓我們在此探討一下佛教的塔婆觀念。

設立板塔婆不是佛教原本的教義

塔婆是印度、中國的佛塔或建築物

佛法原本並無督促信徒給故人樹立和供養板塔婆一節。這其實是日本獨特有的社會習俗。

追尋歷史,佛塔(stupa)信仰起源於印度。根據經典的記載,釋尊入滅後,遺骨被分散在8個地方,而這8個地方都各立有一座佛塔。關於佛塔興建的由來和之後的演變有各種說法。無可否認的是,佛塔的建造逐漸在各地普遍地展開,除了當初用於安置釋尊遺骨的塔(稱為佛舍利塔),之後還出現了用以收藏經典的經塔等。佛塔已由此成為佛教信仰的象徵。

佛塔傳入中國,在設計上受到中國當時已頗發達的木構建築技術的影響,形成現在多層樓閣的款式。在這種情況之下,佛塔已一改其原有的意義,由受人膜拜信仰的物件,成為佛教寺院最具象徵性的建築物。五層、三層的佛塔變得隨處可見。

本是佛教建築物的佛塔在傳入日本之後卻又變了質,不但成了供養的物件,在規模上也變得袖珍微小。這些袖珍型佛塔被用來追善祖先,就豎立在墓碑旁。建造材料也有了改變,由當初的石塔,至後來的木塔,隨後又出現所謂的角塔婆,以及現在的板塔婆(又名平塔婆)。

板塔婆的木條套上5環凹縫,代表了五大中的地水火風空。五大也可稱為五輪,因此板塔婆也有「五輪塔」之稱。從歷史的觀點來看,作為信仰物件的佛塔,和為死者做追善供養而立的塔婆,完全是兩回事。

在日蓮大聖人的眾多御書之中,言及「塔婆」的共有8篇。但細讀這些御書就可以明白,內容多是敘述印度與日本的習俗,而並不涉及塔婆在佛法上的意義。比如,引述佛塔在印度遭破壞的事跡(《顯謗法抄》);為了破折權教而教示,就算建立多如大地微塵的佛塔,也無法消滅誹謗法華經之罪(《善無畏抄》);講述從前建立率塔婆的寓言(《上野殿御反事》)等等。

大聖人強調題目的功德

另外,在《御義口傳》可找到塔婆一詞,大聖人是用以形容所謂的「寶塔」的。據解釋,「法華經見寶塔品第十一」中的「見寶塔」有「皆見自身之塔婆」(《新編御書全集》834頁)之意。這媢D出,受持御本尊的人,必須領悟自身就是妙法的當體,既是寶塔。這堛熄藈C,不含板塔婆之意,所指的是佛塔,也就是法華經多寶如來的寶塔。

大聖人只在《中興入道消息》和《草木成佛口訣》這兩篇御書奡ㄗ鴐隻漯怜絮藈C供養,除此別無其他把塔婆與供養死者聯繫起來的御書。《中興入道消息》如此提到∶「令女公子年幼夭亡,今及十三年,為建丈六之卒塔婆,其面書南無妙法蓮華經七字……」(同1402頁)。大聖人教示,通達法界萬物(即宇宙森羅萬象的一切境界)的回向的功德是無法衡量的。大聖人在御書堭j調了「題目的功德」,以此鼓勵中興入道夫妻的信心,而並非教導有關「塔婆的功德」。

據說,聘請真言和念佛宗的高僧,為死者做塔婆供養的習俗,是在大聖人出世(1222年2月16日)的不久前開始急速風行的。當然,真言宗的塔婆雕有五輪的真言(即地水火風空的梵文字),而念佛宗的塔婆則刻上阿彌陀(南無阿彌陀佛)的名號。中興入道雖然身處如此社會和時代背景,卻能捨棄念佛宗的題目,以法華經的題目為供養的物件。大聖人對此極為嘉許,為他解說法華經題目的功德。大聖人在御書的結尾還寫到∶「此後之卒塔婆亦希書法華經題目」(同1402頁)。因此,這篇御書不是鼓勵信徒去效仿他宗樹立塔婆的做法。況且,中興入道這名在家弟子一別當時的風俗習慣,自己樹立塔婆,並沒有依賴任何高僧為他詠經念佛。信徒不依僧侶,擅自樹立塔婆,反而得到大聖人的贊許,這完全推翻了宗門如今的主張。

另外,大聖人在《草木成佛口訣》堭埻z一念三千、草木成佛的原理時,曾解釋塔婆供養的意義。大聖人寫道:「有情是生之成佛,非情是死之成佛。雲生死之成佛者,有情、非情之成佛也。其故,是我等眾生死時,立塔婆而開眼供養,是死之成佛,草木成佛也」(同1408頁)。根據一念三千的原理,有情、非情的萬物皆能成佛。大聖人以非情成佛一詞,說明了草木成佛之理。該御書是為弟子最蓮房寫的。最蓮房原是天臺宗的僧侶,為了讓他更易於理解草木成佛這一點,大聖人舉出了他宗盛行的塔婆供養的例子。

同樣的,大聖人也於《觀心本尊抄》奡ㄗ鴠L宗信仰的本尊,舉例說明,若無一念三千、草木成佛的原理,這些本尊就成不了氣候。不論是在《觀心本尊抄》寫到的他宗本尊,或是在《草木成佛口訣》提及的塔婆供養,都是蘊含破折之意的。大聖人的真正用意是明示一念三千之當體的御本尊。關於這一點,《草木成佛口訣》的結論是最明顯不過的∶「一念三千之法門,滌濯而成之大曼荼羅也。當世失習之學者,夢所不及之法門」(同1409頁)。《草木成佛抄》埵傢鶶]立塔婆的這一節終究只是一個比喻,並無教誨不立塔婆便不能成佛。

追根究底,尋遍大聖人的御書,也無法尋著督促信徒設立塔婆的記載。事實上,信徒供養塔婆的例子唯有中興入道一人。四條金吾、富木常忍、池上兄弟、南條時光等信徒都沒被諫訓去做塔婆供養,連大聖人本身也沒有為已故師匠道善房供養塔婆。宗門正在鼓吹,不可不為先人做塔婆追善供養。若依據個道理,大聖人門下主要弟子的親屬豈非全都無法成佛了?

如上所言,塔婆供養終究不是大聖人佛法的本質,它只不過是如今日本社會的一種習俗。

「乃至法界平等利益」的意義

「通過追善供養來救濟墮入三惡道的死者」――將如此的內容,用梵文刻在塔婆上,是現在日本一般的做法。現在,日蓮正宗塔婆的正面有「追善供養菩提也」、背面有「乃至法界平等利益」這兩句話。這都不是宗門的專有用詞。日蓮宗身延派的塔婆也同樣寫著「追善供養菩提也」,真言宗或淨土宗的塔婆則使用「乃至法界平等利益」一詞。

通常,佛教各宗派所引用的「乃至法界平等利益」含有「驅除禍祟」之意。 「乃至法界平等利益」的「法界」不是指「森羅萬象」,而是指「法界鬼魂」,也就是死後得不到超渡的「無緣鬼魂」。 日本人長久以來一直相信,得不到供養祭祀的「法界鬼魂」會給在世的人們帶來災厄。因此,設立塔婆,安撫「法界鬼魂」的習俗在日本各地盛行開來。

至於「法界」何以帶有無緣鬼魂之意,據說日本是自古以來便開始了將「無緣鬼魂」稱為「法界」、把「迎亡靈的火」(盂蘭盆佛事之一,於舊曆七月十三夜在門前點的火)稱為「法界火」、把「供品」套以「供奉法界鬼魂的飯」之稱等做法的,而佛法上所謂的「法界」也是由此開始增添了這一層意義。不管這說法確實與否,「法界眾生」是含有「無緣佛」、「無緣鬼魂」之意的。這是顯而易見的。不容否定的是,現今各佛教宗派在塔婆刻上「乃至法界平等利益」一詞的作風,是延續了昔日日本獨有的「禍祟信仰」。

總而言之,塔婆的形狀、內容全是習俗的產物。日蓮正宗正大事吹擂,沒有做塔婆供養的話,故人就不能成佛。這不外是外道的邪說。

(摘自日蓮正宗青年僧侶改革同盟的《法事――常識與非常識》,書由潮出版社出版)


戒名    塔婆    供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