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um

日顯法主印尼豪游計劃徹底失敗


日顯法主的印尼豪游計劃徹底失敗,受宗門內外的人嘲笑。日顯惡名昭彰,原先遭印尼禁止入國,后來雖然被允許,但是被令不得造訪寺廟及說法,結果只逗留了24小時,便匆匆離開。

日顯法主當初計劃攜帶妻子,和部下80人進行6天的“豪華旅游”,從今年年頭開始就在宗門內大肆宣布這個計劃。

據說他是藉“可以會見印尼總統”為由,而決定此行的。

日顯法主即使在日本也是籍籍無名,只憑曾為蘇門答臘海嘯災難捐錢這一點又豈可見到印尼總統。

日顯法主是于1月27日晚上抵達印尼之后,才知道無法與總統見面。據說,他還因此大發雷霆。

可是,印尼豪游計劃的失敗,可歸咎于日顯法主自身的惡劣品德。

日顯法主原本一度被禁入國,這都是他品行不良、曾出言辱及回教徒等所致,印尼政府拒絕他入境的理由是不勝枚舉的。

而且,“日顯法主大駕光臨”的消息一傳出,當地大眾傳播媒體與市民都齊聲反對――前宗教部長在報章專欄上抨擊日顯法主、許多大報章都刊載“反日顯”的報導。

Indonesian newspaper
印尼社會也大力反對--大報章的“反日顯”運動

日顯法主在啟程的前數日才終于獲準在有條件的情況下入國--縱然入境,也不可造訪寺廟,不可說法講義。他便如同形跡可疑的人,遭人當“危險人物”來看待。這就是印尼社會給予日顯法主的評價。

這樣的日顯法主還妄想能夠見到總統,真可謂“夜郎自大”。

日顯法主在印尼唯一可做的,是參加于檀徒設施以外的場所舉行的一個集會。即使如此,他連說一句話都不被允許。在這樣的情況下,參加集會與否并無多大分別。疑惑與抱怨之聲由參加者之中傳出――“那不就是日顯猊下嗎?”“哪一位才是法主上人?”“猊下沒有出席吧?”中途退場離去的人不在少數。

檀徒集團事先向參加者征收所謂“供養”的昂貴參加費,一個人竟然必須交付6至25萬日元。出席了這么一個集會,所得到的只是一股“得不償失”之感,心懷不滿是理所當然的。

不僅在日本,就連在印尼日顯法主對檀徒也是施與先剝削后拋棄的無情手段。日顯法主對待檀徒的殘虐惡性,可說是萬國共通的。

(2005年3月16日,《改革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