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

 
 

Foreword

歡迎瀏覽青年僧侶改革同盟網站。

首先,讓我們在此做個簡單的自我介紹。青年僧侶改革同盟是由脫離日蓮正宗的青年僧侶組成的。我們全體原是追隨日蓮正宗的信徒。我們展開信徒本有的活動,勤習宗祖日蓮大聖人的教義,通過學習與實踐,體會到深切的感動,對信心的偉大也持有確信。同時,我們發願能更深一層領會日蓮大聖人的佛法,在抱持大聖人教誨的同時,亦將其廣弘,為了人類的幸福,希望能多少盡一份力。我們成為日蓮正宗管長(相當於總裁之職)的入室弟子,剃度為僧。在日蓮正宗,管長被稱為「法主」(以下稱為「法主」)。 阿部日顯法主在我們剃度時已是法主之身,現在亦是如此。(在日蓮正宗,法主執掌他宗難以比擬的無上權力。有關這法主絕對主義所牽涉到的問題,我們將在這網頁上詳作介紹。)

原本,身為一宗的代表、負責人,法主應該打從心底領略日蓮大聖人的精神,祈願人類的幸福、和平與繁榮,為信徒樹立信仰的模範。但是,理應成為我們良師的日顯法主,是不可仰賴為信仰的榜樣的。

當初,日本最大宗教團體創價學會是日蓮正宗的附屬團體。不論是弘法還是鑽研教義,創價學會都夙夜不懈。向這麼一個出色的信徒團體打主意,企圖施與剝削之手的日顯法主不但求道心貧乏、弘法之務也怠忽惰慢,並還窮奢極侈,朝暮沈迷于玩樂之中。

法主已是如此模樣,日蓮正宗的宗門(注∶宗門是指僧侶的團體,以下稱為「宗門」)更彌漫著異樣的氣氛,全體上下都腐敗墮落。我們進入宗門,赫然發現此事實,所感到的震驚自不必說。

那時,創價學會名譽會長池田大作是法華講的總講頭(信徒的代表)。他建立寺院,在大石寺建寺700周年之際傾力供養,作為宗門的外護,他也責無旁貸。此外,為了鼓勵全世界的信徒,池田名譽會長四處奔波,並還不斷與世界要人進行對話,暢談佛教慈悲的精神、細解其倡導生命尊嚴的教義,加深人與人之間的理解,同時更將佛法偉大之處宣揚於世,貢獻世界和平。他的功績得到世界各國的高度評價。

可是,日顯法主不但沒有讚揚池田名譽會長,反而心生嫉妒,於1990年12月27日,單方面罷免池田名譽會長總講頭的職務(請參照C作戰計謀)。

1991年11月28日,宗門甚至把創價學會革出教門。這件事曾經成為日本全國的熱門話題,知曉的人並不少。

一般上,若看不清日顯法主怠惰和無慈悲的廬山真面目,或不曉得宗門的腐敗與墮落,就只會斷定這是宗門和創價學會之間的一場糾紛。但是我們身為宗門一員,對於日顯法主和其僧侶可恥的事態,都是親身耳聞目睹的,至於到底誰是問題的元兇,我們都明白不過。我們敢在此斷言,問題的元兇,是行為墮落的日蓮正宗僧侶,以及在封閉的宗門,濫用法主至高的地位,但憑自己的感情好惡,一意孤行的日顯法主。

所以,如果不挺身道出這事實,在眾多的信徒之中,可能會有人無謂地被這混亂迷惑,甚至一般的人也會產生誤會。眼看宗祖日蓮大聖人的崇高教義遭到如此踐踏,我們感到痛不堪忍,在逼不得已的情況下脫離了日蓮正宗。為了揭示真相,我們結成青年僧侶改革同盟,開始了宗教改革。

在我們看來,造成宗門僧侶、日顯法主墮落的主要原因,不單是因為他們喪失了信仰與信心,更可歸咎於日本佛教漸成葬禮佛教的獨有現象這一大原因。

在日本,一般人在辦法事時可能對戒名的收費、為僧侶佈施,以及墓地、遺骨等感到不明,甚或抱有疑問。為此,本網站也詳談了「法事」應有的形式。我們是參照了佛教上有關法事的原義,複以日蓮正宗和宗門所示的反面教例為借鏡,並由歷史的角度來探討這問題的,相信即使是信徒以外的人,也可找到許多可供參考之處。

請務必一讀本網站。若能讓大家省思何謂宗教的本有風貌,以及如何看待法事,我們將深感萬幸。